最早学古钢琴的中国人

最早学古钢琴的中国人

古钢琴,系现代钢琴的前身,它分为两种:拨弦钢琴和击弦钢琴。后者的力度变化比拨弦钢琴更为丰富,音色也优美得多。不知你是否知道,最早学习弹奏古钢琴的中国人,乃是明朝的四位太监。
明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从天津出发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第一次踏进了北京城。次日,他就率领数名神父,带着贡品进宫觐见明神宗朱翊钧。在众多的礼品中,最令朱翊钧惊叹不已的新鲜玩意,就是一架击弦古钢琴。利玛窦还带来了一位具有精湛技艺的庞迪我神父,让他在御前演奏古钢琴。
那些装在琴键尾端的小金属块,在琴弦上此起彼伏地欢跳着,流泻出美妙动人的旋律,它们似乎也叩动了朱翊钧的心弦,因为,神宗皇帝决定让他的太监也来学习弹奏这种妙的洋乐器。
几天后,原在宫内乐队演奏弦乐器的四名太监奉神宗皇帝之命,前来向庞迪我神父学艺。开课前,太监学生执意要按中国的传统习惯向洋先生行礼。尽管恭敬肃穆的拜师仪式令庞迪我不知如何是好,但入乡随俗,也就硬着头皮领受了。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使他大惑不解,或者说大为惊讶的事:他的四名竞转身朝着钢琴也行起了磕拜礼!庞迪我心想;也许他们是在祈祷钢琴保祜他们的学业进步吧?拜师仪式后,们又说了一番客套话:只因他们初次接触洋乐器,要学会弹奏,可能费时甚多,还望先生耐心地多加指教。
在庞迪我的悉心指点下,其中两位很快就学会了弹奏规定的乐曲,不过,这两位先入门者,还须耐心地等另两位同窗迎头赶上后,才能一起结束学业。这样,他们学习弹钢琴的时间大约延续了一个多月。学业结束后,由于太监们希望为他们演奏的乐曲配上中文歌词,利玛窦特意编写了八首有关伦理和培养良好品行的歌词,并替它们冠以富有中国韵味的标题《西琴曲意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