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草原上的王巩只愁明日黄花蝶

我写的这篇古诗叫做《九日次韵王巩(明日黄花蝶也愁)》。我是苏轼,属于宋朝时代的文学家。 在这首诗里,我醉了,想要睡觉,但是我需要君去休息。我已让我的从事去青州。我的头发上已经有了很多白发,可以绕三千丈。我很擅长写诗,但是我输给了王巩一百分。听说荣禄郎王巩已经闭关在东阁,而我是坐在南楼上看风景。这个时候我们相遇了,不用着急回去,因为明天的黄花蝶也有忧愁的时候。我写过一首很有名的古诗,叫做《九日次韵王巩(明日黄花蝶也愁)》。这首诗的意思是说,我有时候也会喝醉了,然后想要去睡觉。但是我的朋友让我去青州,所以我让我的从事去了那个地方。 我的头发已经很白了,有三千丈长,但我还是很有才华的,只不过和王巩比起来,输了一百分。现在听说王巩已经去东阁闭关了,我则坐在南楼上欣赏风景。这个时候有人来跟我见面,我们可以慢慢聊天,不用太急着回去。因为明天的黄花蝶也会有忧愁的时候。 顺便介绍一下,我是苏轼,出生在眉山。我不仅是个文学家,还是个擅长书画的艺术家。巩相比不能胜过。听说他已经去闭关修炼了,而我则在南楼上欣赏风景。现在有人来找我,我们可以慢慢聊天,没有必要赶着回去,因为明天的黄花蝶也会有忧愁的时候。 值得一提的是,我出生在一个寒门地主家庭,受到了很好的教养。我的祖父苏序是位诗人,父亲苏洵则擅长策论,而母亲程氏则亲自教导我读书。我在嘉祐二年(1057年)参加了礼部考试,并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在仁宗殿试上,我和我的弟弟苏辙一同参加,成功成为进士。但因为母亲去世的缘故,我不得不回到蜀地。在嘉祐六年(1061年),经过欧阳修推荐,我应中了制科第三等,被任命为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虽然任期有限,但这对于我未来的官职之路有了很好的铺垫。我的好友王巩写了首诗,歌颂我们之间的友谊。他是一位北宋的诗人和画家,号清虚先生,我们的诗文风格不在同一等级上。 听说你今后会在东阁闭门不出,我会去南方陪你喝上一两杯。现在我们匆匆相遇,没有必要着急分开,不然明天蝴蝶会因为无法找到花而感到难过。 这首诗中有一些专业词汇需要解释。首先是“我醉”句,据《宋书·陶潜传》记载,陶渊明曾经喜欢喝酒,不论宾主来了,只要有酒就会设摆,醉意到来时就会对客人说“我醉欲眠,你可以走了”。其次是“青州从事”,出自《世说新语》,桓公的手下主簿会品评酒的优劣,他把好酒称为“青州从事”,而不好的酒则称为“平原督邮”。这是因为他认为好酒的酒力能够达到下腹的脐部,而平原郡有一个鬲县,与“膈”同音,不好的酒只能达到胸腹之间。不好的酒被称为“平原督邮”,因为它的酒力只能到达胸腹之间,距离肚脐还相当遥远。这样的酒喝得再尽兴,也无法感受到醇美的味道。 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夸赞自己花白的鬓发像千丈长的云霄一样美丽华丽,这就是“鬓霜”句。我还写过一篇序言,介绍了我的朋友王定国的诗集,这其中也提到了“诗律”句,反映了王定国在写诗方面的高超水平。 李商隐曾经到令狐楚的门下学习,称呼他为“郎君”,用诗歌表达了对他的敬意。这就是“闻道”句。而“且容”句则来自《世说新语·容止》,讲述晋代庾亮与诸位官员一起欢乐歌唱的故事。 最后,诗中的“明日”句指的是重阳节之后,菊花已经逐渐凋谢,甚至连蝴蝶也因为缺乏花朵而悲伤。这句诗同时也暗含了“黄花”二字,表示我对时间的流逝和迟暮的悲观态度。这首诗题为《九日次韵王巩》,是为了表达我对好友王巩的赞美。我们一起登高赏菊,品酒作诗,今日相聚难得,醉了也要多留一会儿欣赏菊花,不要急着离去。因为明天菊花会凋谢,时光匆匆,我们再也看不到这美好的景象了。 这首诗中赋予蝴蝶以人情,因为菊花只剩下蝴蝶作为其唯一的伴侣,我们可以想象蝴蝶也会感到愁绪。这愁绪不仅仅代表了蝴蝶的感受,也寓意着我们自己的愁思,因为我们也难免感到时光匆匆、岁月无情的忧伤。蝴蝶的愁情化作人的愁绪,这种含蓄和委婉的表达方式更加凸显了诗的深意。 在秋天,蝴蝶和菊花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种唯美的景象也反映了我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最终使得这首诗更加感人肺腑。这首诗是苏轼题为《赤壁草》的诗作,他表达了赏菊的美感和对光阴易逝的忧思。我认为“闻道”四句意味着在重阳节之后去欣赏菊花,已经为时过晚,错过了这金黄菊花的浪漫,观赏时也已经失去了其原有的美感。 通过蝴蝶和菊花的寓言,苏轼传达了自己怀才不遇的心境,暗示着自己就像那过时的菊花一样被遗弃了。他通过这首诗表达了自己的忧思和矛盾的情感,而这种情感也随着菊花逝去。 整篇诗精心雅致、清新细腻,总体给人一种清逸的感觉。但苏轼同样有着像杜甫一样倔强豪放的创作风格,这在整篇诗中也有所体现。 名家王文诰也对此作出了评价,他认为这首诗应该是受到了郑谷《十月菊》中的“节去蜂愁蝶不知”这句诗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