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泪无言弹阑珊香销轻梦还

红泪无言弹阑珊香销轻梦还

红泪无言,悲伤难舒。弹奏阑珊曲,香烬随风舞。欢声笑语,已逝往事。残留相思字,斜倚画屏思忆。当年垂柳丝,翩翩蝴蝶舞花枝。这是清朝诗人纳兰性德《河传(春浅,红怨)》的诗句,蕴含着深刻的意境和人生哲理。楞伽山上,香气袅袅,轻梦尚未醒来。画屏斜倚,满目是往事,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红颜泪洒,伤心难言。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悲怆弹奏阑珊曲。思念挥之不去,如同画屏上的相思字。那时的绿荫垂柳,花香四溢,蝴蝶翩翩,仿佛一场轻盈的梦境。这首诗句取材自清朝文学家纳兰性德《河传(春浅,红怨)》。纳兰性德是明珠的长子,号楞伽山人,为清代文化名人。)启示

春浅,红怨,门上双环。 

微雨细细浸润着花丛,日光慵懒地游走。

心中无语,只能默默弹奏红色的泪珠。

稀疏的景色中,香气逐渐散去,轻梦却依然缠绕。

斜倚在画屏前,回忆着过去的日子,却再也回不到那个时刻,空留一串相思的字眼。

垂柳如丝,花枝摇曳,满庭蝴蝶翩翩起舞。

①双环:门上的双环寓意门前春色美好。
②阑珊:景色稀疏,萧索凄凉。

纳兰性德简介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是初著名的词人,少年便展现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他继承满人的习武传统,精通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等方面也有相当的造诣。康熙十五年他中进士,并授三等侍卫。后来他被晋升至一等侍卫,武官正三品。他的妻子卢兴祖是两广总督之女,赐淑人,并且诰赠一品夫人。不幸的是,妻子在三年后去世。他继娶…详情请见文章前述内容。红泪弹奏。 

稀疏凄凉的景象中,香气随着微雨和梦境逐渐散去。

悠然地斜靠在画屏前,回忆着过往,只有相思一字空留心间。

记得曾经的那些垂柳如丝,花枝点点,还有庭院里飞舞的蝴蝶。这首词道出了一段深情难诉的爱情,以形象清新的文笔表达出缠绵悱恻的感情。

本词以微雨花间入境,掩住双环,表现女子内心的悲苦和思念。文中通过描绘细雨、花香、画屏等细节,突出女子内心深沉的情感。词末回到美好的回忆,营造出诗情画意的美好意境。纳兰性德巧妙地运用景物描写,将自己深沉而纯真的感受融入其中,赋予了词作更深刻的内涵,更加动人心魄。评析纳兰性德的《河传》 这首词或许无法算得上纳兰词作中的佳品,只是在春浅花落、微雨拂面时,传达出一种湿漉漉的清愁,以及相思梦醒后的哀伤和感伤。但在静谧的午后,读起来却像是听到了清脆的断裂之声。 这种断裂的声音像是积雪压断藤枝,又像是美玉坠落在青石板上。这首小令的节奏感极其强烈,文字婉约而生动,读来字字生机盎然。句式和韵脚变化多样,灵动而不失清爽,格律鲜明,让人想起白居易那首令人过耳难忘的琵琶曲《长恨歌》。 《河传》以微雨花间为开头,画面中隐藏着女子内心的悲苦和思念,透过细节描写如细雨、花香和画屏等,凸显女子内心深沉的情感。这首词以形象描绘缠绵悱恻的感情,使纳兰性德深沉而纯真的情感融入其中,赋予了作品更深刻的内涵,更加动人心魄。错把易安居士早期词作看成是明媚和单纯的节奏,是种误解。在纳兰词中,短暂的快乐像“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难以长留。即使人间四月天的芳菲落尽,感伤和抽丝剥茧般的追忆也会长久伴随。 生命就是这样,越是“当时只道是寻常”,留下的记忆就会越深刻而复杂。人们将各种情感执着于往事,有些境遇无论如何也无法再得到,这是成长的代价。就像当代诗人张枣在他的《镜中》中写道的,“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谁的一生中没有一些只要想起就会令人感伤的往事呢? 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既是昔日欢愉景象的见证,也是今日萧索情状的旁观者。往事就像流水一般无法逆流而上,离开的人也是如此,再难相见。“思往事,皆不是”。人、景和心情都已经变了,连斜倚画屏时唯一的感觉也是“空”。然而,这样的心境也能使脑海中的景象被纳兰安排得满满当。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心里虽然空落落的,但却像是被堵住了喉咙,深吸一口气想说话,嘴巴却只能发出无法停止的叹息声。与这位斜靠在屏风前的女子一样,她所有思绪都是关于不可挽回的伤感往事,明知一触即痛的记忆,却又无法自控地思念。梦也已醒来,春天即将结束,短暂相聚的日子仿佛已经过了一世纪,但思念之情还能延续多久呢? 没错,春雨渐歇,门紧闭,细雨凉风吹散了庭院里的花朵,幽静的小道上尽是残花凋零的落寞景象,自然也引发了悲伤的情绪。这首富有视觉感受的小令就像是一部静谧的纸上影像,你看那一位轻叹着从落花中走过的女子,她遮住了眼睛,手轻搭门扣,就连背影也带着凉冷之感。 词牌《河传》并不常见,据说这个词牌最初是隋炀帝杨广所创,唐代才子温庭筠对其做了完善,纳兰则是用该词牌创作了348首词。然而,他并没有像其他词人一样以黄叶、雁飞、寒风为写作题材,而是以一种感性的方式,将自己富有故事性的思绪融入其中。这篇仅有五十余字的短篇,已经够讲一个完整的故事,使读者深陷其中,体会到其中蕴含的情感。这首词将春愁与伤感混杂,通过时间和空间的转换,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叙事结构。 痛苦的矛盾贯穿了整个词,旋律明快而内涵忧伤,主人公思念之情纠结不已,渴望回归却又注定无法实现,相思之情永无止境,欲罢也不能。通过纳兰的信手涂抹,词中主人公的思念之情仿佛要从墨水中溢出,这或许也道出了词人自己的感受。 然而不知是否能引起当代读者的共鸣,那些执着于回忆自我安慰的人们,是否总是觉得自己所处的每个季节都是严寒的冬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