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是满江红,满江红是岳飞

岳飞是满江红,满江红是岳飞

我能背的第一首宋诗是岳飞的《满江红》:

他一怒之下,雨到了栏杆边就停了。

举目望去,天空一片呐喊,宏大、激昂。

三十年名声尘埃,

八千里云月。

不等少年脸色发白,感到空虚悲伤。

靖康之耻还没有结束;

群臣之恨,何时才能灭!

驾着长车冲破贺兰山的缺口。

志向是饿了就吃葫芦肉。

笑喝匈奴人的血。

从头开始,清理旧山河,推翻阙阙。

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满江红》这首诗的作者是宋代著名爱国将领岳飞。 岳飞作为宋代最伟大的爱国将领,不仅刚直无私,而且治军严格,战功卓著。 《满江红》这首诗最能体现他的爱国情怀。

作者豪爽,悲愤,气势磅礴。 他怀着极其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必胜信念,希望自己能够率领军队,光复祖国。 这确实是一首永恒的爱国主义歌曲。

然而,近代以来,关于这首诗的作者是否是岳飞,一直存在很大争议。

满江红岳飞古诗朗诵_朗诵岳飞的满江红视频_岳飞的满江红诗词朗诵视频/

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的人是著名目录学家余家熙,其观点的主要支持者是词学大师夏承焘。 后来关于这个学派的讨论,都是基于这两个人的研究。

支持《满江红》的作者是岳飞的代表人物是宋代著名史学家邓光明。 邓光明是《岳飞传》的作者。 有趣的是,他的学生王曾钰还写了一本《新岳飞传》,认为“精忠报国”实际上就是“尽忠报国”。

没有比这两本书更好的岳飞传记了。 可以说,任何关于岳飞历史的讨论都离不开这两本书。 任何人否认自己没有读过这两本书,或者有意无意地回避这两本书,就不能谈论岳飞和他的作品。

至于刘兰芳评书的《岳飞传奇》,虽然影响较广,但本文不予讨论。 历史和小说还是需要明确区分的。

1. 反对者的观点

没有人怀疑岳飞是《满江红》的作者。 但到了近代,著名目录学家于嘉熙在其代表作《四库提要诊断》中提出了两个问题。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于嘉熙是著名的目录学、文献学专家。 代表作《四库提要辩证法》,并因此当选首届中央研究院院士。 另《世说新语鉴证》,中华书局已将此书收入新编的学者文集。

于嘉熙的研究范围非常广泛。 他的水浒研究文章是现代《水浒》研究的开端。 他治学极其严谨,论证严密,历来受到学术界的尊重。

我们都知道《四库全书》,纪晓岚后来编辑修改了目录的解决方案。 简单来说,《四库全书总目录概要》是一本类似解决问题的书。 于嘉熙觉得这本书有很多问题,就一一审阅,从而发现了《满江红》的问题。

他的主要观点是:

首先,岳飞的孙子岳恪编撰的《金论翠编家集》中并没有这首诗,而岳恪在收集岳飞的文章时也是不遗余力的。 该集从编撰到再版,历经多年。 三十一年过去了,这个词怎么还没有被收藏呢? 换句话说,这首诗本来就不存在。

其次,这首诗最早见于明代徐阶编的《乐物木艺文》。 是根据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浙江体学副使赵宽所撰的《岳风词碑》收集的。 问题正因为如此,赵宽并没有解释这首诗的出处。

于是,于嘉熙提出疑问,认为《满江红》可能不是岳飞写的,因为以岳飞名字命名的假作品很多。

新中国成立后,著名词作家夏承涛也支持这一观点。 1962年发表《岳飞《满江红》诗学研究》一文。 除了支持于嘉熙的观点外,他还论证了“贺兰山阙”的地名问题。

夏成涛认为,岳飞攻金的黄龙府在今吉林省,而贺兰山则在今内蒙古河套以西。 南宋时属西夏,并非金国之地。 也就是说,岳飞不应该有这样的地理情况。 错误。 。 同时他认为作者应该是明代河套地区抗击鞑靼的王曰,也可能是其幕府文士所写。

二、邓光明的反驳

事实上,于嘉熙提出这个问题后,很多人都不在意了。 这是因为:

第一,因为于嘉熙的作品浩繁,流传不广。 而且,真正意义上的出版是在建国后,也就是科学出版社1958年版。

其次,新中国成立后民族关系的大环境导致许多学术问题偏离了本质。 为了民族感情,很多话不能说,或者说必须非常小心地说。 比如“饿了吃饭、渴了喝”之类的语言会被认为伤害民族感情。 这种做法其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导致了20世纪80年代以后很多民族问题的出现,所以这里就不讨论了。

举个例子,编纂中国历史地图的谭其骧顶着压力说,历史上的领土就是啥。 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1961年,邓光明(北京大学)回忆,夏成涛(杭州大学)来北京开会时,两人谈到了这个问题。 邓光明劝夏成涛不要发表上述文章,即《岳飞《满江红》研究》,因为邓光明的观点是“岳飞就是满江红,满江红就是岳飞”。 夏成涛说,现在北方各民族对岳飞的诗很反感,这不利于民族团结。 随后,夏成涛与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何其芳讨论了这个问题。 何其芳也同意邓光明的观点。

但无论如何,这篇文章还是发表了。

朗诵岳飞的满江红视频_满江红岳飞古诗朗诵_岳飞的满江红诗词朗诵视频/

邓光明官方回应是因为台湾和香港都发表文章否认岳飞是《满江红》作者的观点。

因此,很多人要求邓光明做出回应。 毕竟这个问题涉及到很多政治问题。 邓光明连续写了两篇文章,第一篇是《岳飞的《满江红》不是伪造的》(1981,(3):39-43。),第二篇是《再论岳飞的《满江红》 “并非伪造”(文史哲.1982,(1):29-36、56。)支持伪造的论据被一一驳斥。

于嘉熙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岳克没有收录这首诗。 邓光明的回答是,岳克的父亲岳霖是收集岳飞各类作品贡献最大的人,但岳克本人在这方面做的工作不多,也不够勤奋。 他只是整理并出版了它们。 这可能会导致《满江红》这首诗被岳柯遗忘。

关于于嘉熙的第二点,为什么宋元人的笔记杂记中没有收录《满江红》这首诗呢?

邓光明的回答是,仅仅因为我们没有见过,就不能断定这部作品没有出现在任何宋元时期的人所写的书籍中。 因为明初编撰的《永乐大典》中收录的许多宋元人的著作,后来都散失了。 而且,从清朝编纂《四库全书》时编纂《永乐大典》的宋元人的大量著述,可以推断,未编纂的肯定还有很多。 因此,不能说不流通就等于不存在。 这可能意味着它还没有被发现。

而且,邓光明还引用实物证据反驳了于嘉熙关于明朝弘治年间赵宽写石刻时首次出现的说法。

因为,在河南汤阴县岳庙里,至今还立着一块刻有“满江红”诗句的石碑。 这是明英宗天顺二年汤阴县学者王熙所著。 明英宗是弘治皇帝的祖父,汤阴县月庙的碑刻比西湖边的早了40年。 所以,于嘉熙的理论在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情况下就被击败了。 因此,这首西湖边的诗实际上可能是抄自汤阴县岳庙的。

邓光明也一一反驳了夏成涛的观点,也就是说,他认为岳飞是虚拟或笼统地提及,而不是实际书写。 至于贺兰山,它只是一个绰号,并不是具体的实际地方。

3、新史料的发现

事实上,有关岳飞作为《满江红》作者的新史料已被一一发现。

王增宇提到了三个证据:

第一篇是郭光宪的(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489页)。 郭光在文章中提到,南宋末年陈郁的著作,引用的文字是清代《神雄卷》和《康熙卷》一百一十七,与普通版本相比,有以下重要文字:

(吴穆)亦作,忠怒可见。 他不想“轻易白头”,所以他的想法可以理解。

也就是说,这是岳飞是《满江红》作者的最有利的证据。

关于《满江红》的具体创作时间,汪曾玉在《精忠报国——新岳飞传》和历史小说《战胡汉》中,将这个词与绍兴四年( 1134年)攻克香汉,升任节度使。 后。

除了上述证据外,网上流传最广的就是1986年在浙西江山县发现的《徐江郎朱氏族谱》,卷十四的《诗词歌赋》中有岳飞三年的记载。绍兴(1133年)。 )展示了抗战派主要成员朱允炆哲的诗作《满江红》以及朱允炆的诗作。

岳飞词

《满江红·与朱云哲回忆》

我非常生气,想到有一天我会亲自去那里。 现实是,南北军战激烈。 百里河山

在他的指挥下,他联合士兵,摧毁了老巢。 莫待青春花白,欢庆大臣节。

靖康之耻尚未解除; 群臣之恨,何时能息? 驾驶长战车冲破金色城门,饥肠辘辘

匈奴人的肉常渴,匈奴人的血常醉。 随君出行,仍建家立国,解心结。

然而,这个最有力的证据并不能令人信服,因为家谱大部分都是伪造的。 后人为了粉饰先人的功绩,常常以假乱真,以他人代人。 对于这份家谱的伪造,当地著名史学家库让叔良在《家谱通论》中曾予以驳斥。

4.一些想法

王曾钰说,上大学时,他曾向邓光明打听过《满江红》的作者。 邓光明的回答是:现在“满江红”就是岳飞,岳飞就是“满江红”。 邓光明先生当时的讲话强调,《满江红》这首诗确实充分体现和表达了岳飞的爱国情怀。

我非常同意这句话,因为学术研究本身就是遵循事实的。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岳飞就是《满江红》的作者。

朗诵岳飞的满江红视频_满江红岳飞古诗朗诵_岳飞的满江红诗词朗诵视频/

从上述争论中我们也看到,学术研究允许批评和质疑,但不能带有恶意或目的。 我看到有人反驳于家喜的观点,特别提到于家喜在日治时期曾在北京辅仁大学任教。 ,恶意炒作不言而喻。

时至今日,“满江红”就是岳飞,岳飞就是“满江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