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斌三次辞官的故事

知道梁斌其名,是当年读他的《红旗谱》。了解梁斌其人,则是从襄阳市档案馆藏的相关档案资料。当我们走进梁斌档案时,大师的风范更加让人肃然起敬,他的三次辞官尤其使人深受教育。 梁斌从1948年底到1952年初,在襄阳工作了五个年头,领受了四个第一。即第一任宣传部长,第一任襄阳日报社长,第一任党校校长,第一任团青委。在这里留下了剿匪反霸、减租减息和土改运动,亲手创办襄阳建国后第一张报纸《襄阳日报》等足迹,同时也为孕育《红旗谱》、《翻身记事》等宏篇巨着积累了丰富的素材。最终,梁老以其常人无法想象的执着,为人们留下了以《红旗谱》为代表的数百万字的宝贵文化财富。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享誉海内外的文学巨匠,一位功勋卓着的者,一位完全有资格有位、享受特殊的人,却是三辞官,三不要。 梁斌第一次辞官是1952年。那是湖北省委李先念亲自点将,调他担任新武汉日报社社长。上任不到一年,他就辞官,为写他的长篇巨着《红旗谱》。随后,他调任北京中央文学研究所,只做一个机关党支部。 第二次辞官,是梁斌辞去中央文学研究所机关党支部,以便专心创作他的《红旗谱》。 第三次辞官,是梁斌找到中组部的领导要求辞去职务,那位领导准备安排他到天津去当副市长,又被他辞掉了。 后来梁老终于如愿,在河北省文联挂了个名,从此专心地创作《红旗谱》。别人是官越做越大,他却主动要求越做越小。 1984年,70高龄的梁老,组织关系从河北转到天津,行政级别是正省部级,当时在天津当市长。李市长对这位为党和人民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同志十分敬重和关心,专门请了一些文化界的名人一起为他接风。其间,李市长提出为他配秘书,他坚决不要。李市长要给他配车,他说:身体还好,等有病时有车用就行了,谢绝为他配车。李市长提出给他改善住房条件,他以住的很好,房子够用。又谢绝了李市长的好意。就连有次生病,他也没有向机关张口调车,而是让女儿用自行车推着去的医院。 梁老不仅三辞官、三不要,而且对金钱十分淡泊。有个外国人想用10万美金收藏他的《红旗谱》手稿被他谢绝,他却把自己的全部手稿无偿捐献给中国现代文学馆。为了家乡孩子们的教育,他悄悄地把50万稿费捐给老家梁庄,建了一所漂亮的学校。 梁斌不追求官位,不贪图享受,不贪欲钱财。但对于人民的文学事业却脚踏实地无比执着,倾注了全部心血。他将自己的心灵和笔触深深植根于百姓,植根于火热的现实社会生活。他十分注意深入到群众中去,听取意见完善创作,总是随身携带着一个小本子,随时记录观察生活的感悟和群众的语言。他说:希望自己的作品,识字的人能看懂,不识字的人能听懂。这些,可以从他的《红旗谱》手稿影印件中得到印证。对农村生活细节的熟悉、人物的刻画,哪怕是一些野菜的生长、特点等都描述的细致入微。从字里行间的反复圈改,可以真切感受梁老对百姓语言的追求,摒弃造作和虚华,力图通俗、朴实、简洁、充满泥土气息,以一卷宏大的乡土乐章,奏响中国近代农村变革的一串串音符。 梁老严以律己的精神境界,心系百姓不计名利的胸怀,求真务实的作风,至今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更是一部生动的教材。习总提出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重要论述,强调为官莫忘严与实,而梁老早在几十年前就给我们留下了光辉的典范。 (襄阳市档案局供稿)